【只差一點點】大隻港男遠赴台灣尋找生母 找到了妹妹可惜媽媽不在了(足本版)

三十一歲的丘俊強(阿丘),最近展開了一段尋根的故事。
他生於台灣,成長於香港,從小到大他就知道自己的身世,親母是台灣人,遠在他鄉,父親把一歲的他帶到香港的家庭,跟養母和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居住,與親母斷了聯繫。沒有電視劇中常見被後母虐待的橋段,阿丘與香港的家人相處融洽,「小孩子很敏感的,你愛不愛他,他是感覺到的,而我小時候已經覺得,他們對我真的很好。」

[adinserter block=”1″]

父親很少提及親母,即使如此,阿丘在成長過程中,還是會好奇她的故事。「我看舊照片,有個女人抱住我,但我不知道她是誰,我估計她應該是我親生媽媽。」他試過向台灣朋友打聽,又在網上搜索媽媽的名字,都沒有結果。

後來阿丘不斷掙扎,拿不出勇氣,「她有三十年沒有聯絡我,她現在什麼環境呢?她不想找我,是因為有自己的生活? 或者她覺得千萬不要找到她,我很害怕受到傷害。」思緒百轉千迴,通通往消極的方向靠,才剛提起勁,接着又擱置。

今年阿丘萌生與交往三年的女友成家立室的念頭,「我想把家庭處理好,更何況親生媽媽竟然這麼陌生,我覺得是時候要面對了。」他的出世紙上有生母的名字、戶籍、工作等等,他先在Google Map搜索出世紙上提到的地方,然後於Facebook尋找關於員林的資料,最後聯絡到彰化縣員林市長張錦昆,對方爽快答應尋找,阿丘於是靜候佳音。

意想不到,港台千里之距,遠遠不及陰陽相隔的遙遠。

生母今年三月因腎病去世,阿丘遺憾之際,卻迎來一個好消息,原來他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妹妹。阿丘立即請求相認,之後的過程也相當曲折,「因為妹妹不是住在員林,而是住在另一個地方,這宗個案由員林戶政事務所,轉去她那邊的戶政事務所,找來警察到妹妹家拍門才找到她。」

「很搞笑,妹妹形容那個早上剛睡醒,三個警察因為不知道哪個單位,在樓梯一邊喊叫、一邊找她,嚇壞她了。」因為台灣那邊不方便透露當事人資料,過程中一直經過員林戶政事務所聯絡,詢問妹妹方不方便,最後八月尾於事務所見面。

[adinserter block=”1″]

八月尾,一班好友陪同阿丘遠赴台中一星期。初次見面,阿丘對妹妹趙湘君近乎一無所知。他十分興奮但又努力按捺,生怕嚇壞妹妹,令第一次見面有點尷尬。但原來趙湘君早就知道哥哥的存在。「我大學時翻相簿,其中一本相簿,我覺得小嬰兒不是我,媽媽跟我說在跟我生活之前有交男朋友,生了男朋友的小孩。」在母親過世後,趙湘君於Facebook打出丘俊強的名字,誤打成「邱」姓,但在逐個逐個用戶觀察下,還是鎖定了阿丘,「年齡差不多,居住香港,一看到他的照片就覺得有媽媽的輪廓,但是沒有勇氣聯繫他。」兩人都有尋找對方的心思,可惜時機未到。

從母親去世,到兄妹相認,不過是短短幾個月的事,但因為這個時間差錯,令母子間最後都未能相見,趙湘君提到此事不禁落淚,「真的很遺憾,我跟哥哥說,媽媽如果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看到他,一定認得出來是他,因為連我都認得了,她一定認得出來。」在台灣聽着妹妹分享母親的種種,阿丘亦有眼濕濕。

阿丘個性活潑好動,很喜歡去玩,他幻想妹妹會一樣。後來他坦言趙湘君雖然不會特別熱情,但很會遷就人,相處舒服,「我自己覺得我們鼻子特別相似,眼睛也很像,都是長長的。」

兩人見面後,不斷傾談母親的事,從一開始尷尬,到漸漸產生親人之間的連結,聽着妹妹訴說母親生前的一點一滴,阿丘感覺人生中一直缺了一塊的拼圖完整了。阿丘承認一開始或多或少埋怨過,「我覺得你是大人,你應該找我吧,我理性上覺得她可能有苦衷,感性上自己都有埋怨。」後來解下心結,「媽媽生前一直提起我,會說『不知道強強現在怎樣了』。」他得悉親母一直托在香港居住的雙胞胎姐姐關心阿丘,但後來阿丘被送到大陸讀書才斷了聯繫。「聽妹妹形容媽媽是很開朗的人,她沒有因為病情覺得困擾,媽媽有保存我的相簿,祈禱時會祝福我。」

記者問阿丘,你覺得媽媽寄望你什麼? 阿丘笑言:「我想每個母親對自己孩子的期望就是健健康康,若果她見到我,應該會很感恩。」

Source: nextplus.nextmedia.com

You May Also Like

Comment